最近沒心情po菜,因為實驗工作讓我目前處於黑到發亮的地步,主管天天盯,十分不諒解作微生物實驗的時間限制,再加上結果不理想,讓她和我的關係處於一觸即發的緊繃,她一個勁兒的唸我,而我也極盡所能的不鳥她。

 

 

昨天在我盛怒之下,還是持續工作,但心中的怒火讓我該注意的沒注意,差點把一台價值直逼百萬的機器給弄壞,才過完年,我連兩天挨罵,注定今年要黑一半了。

 

 

昨天其實有兩個體會,「沒有功勞也有苦勞」是自我安慰用的話,另一個就是憤怒真會蒙蔽了雙眼。我接手這實驗不過2個月,就已經可以跟做半年的人討論結果,但這屬苦勞,所以沒用。我氣呼呼的進行實驗,該注意的沒注意,是我的不對,而且是不需要發生的錯誤,如果我兩耳選擇不聽主管滿口的屁話,依然照我的步驟進行實驗,也許今天的責罵就不需要存在了。

 

 

以前的我或許會把錯誤推到別人頭上,這次我也不例外的狠狠的跟大A抱怨,但是我這回有把結果拿出來檢討:做不出來真的不是我的錯,該和別人一樣的結果,我做出來了,還不知道結果的,是我還沒進行,只能說細菌長不好,這錯也跟我無關,所以基本上主管講的鳥話,我是可以不用理她的,只要放在心上就好了;再來把機器弄壞這事,本來不應該發生,但因為我的憤怒讓我失去理智,所以這個被罵的代價的確是該付的,畢竟幾句難聽話就解決的事,在人生的課題當中,應該算是小的比灰塵還微不足道的事吧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新網誌 新生活

fanf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