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奶奶帶大的, 說真的, 媽媽的拿手菜記不住幾個, 倒是看到熟悉的食材, 就想到以前奶奶會怎麼怎麼料理

看到荔枝龍眼, 想到小時候總拿個紅臉盆, 把籽啊核啊往盆裡丟, 吃罷把果皮一把倒進洗衣服的河溝, 順便把盆兒洗一洗回家; 看到軟芭樂, 想起以前在二樓採鄰居的土芭樂, 綠的是小孩吃的, 黃的軟芭樂是爺爺的份, 軟芭樂是天敵, 我也樂得拿去表示孝心; 仙楂糖也是回憶, 以前我是挑嘴的緊, 奶奶怕我脾胃不開, 上街買菜之外還會帶一些仙楂丸子, 其他零食不准吃的, 這個淡土色的酸甜糖果倒是例外, 愛吃多少就吃多少......
 
小時候奶奶很愛煮蒸肉, 一方面簡單做, 再來老人家牙齒不好, 吃起絞肉來不費力, 小孩也愛這湯湯水水可以拌飯的菜色, 不論是奶奶自己醃的蔭瓜蒸肉, 梅干菜蒸肉, 或是這道穿了自家種苦瓜外衣的苦瓜鑲肉, 都是婆婆常做的家常菜.
今年的苦瓜吃了快3個月的某一天, 在媽媽家吃到熟悉的味道, 忍不住想起已經去當神仙的阿婆, 在看到逛在牆上的奶奶的笑臉, 心裡酸酸的, 眼睛癢癢的.

以前不懂吃苦, 總是奸詐的把中間的肉夾到碗裡, 苦瓜就依然待在原地, 兀自離去,  被抓包還理直氣壯的反駁: 這種東西怎麼可以放嘴裡?! 只有生病的人才要吃苦藥啊.......
也不知道何時開始接受苦瓜, 進而欣賞它苦中帶甘的韻味,  它淡淡的苦清掉肉餡的油膩與肉腥味兒, 還讓肉的鮮美更上層樓.

是體驗不同了嗎? 還是不若孩提時單純? 以前的非黑即白已經不在, 現在反而可以體會黑色幽默的無奈, 已經可以接受問題不只有一個答案, 也明白強求只會把自己搞慘, 環境不會因我而變, 只有說服自己才是生存的要件.

還有阿婆, 我想念妳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新網誌 新生活

fanf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wanching
  • 嗚嗚.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