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歷經兩場死別,倒不至於太過傷心,因為是大A的親戚,見面次數屈指可數,連稱謂都記不得就去送行。

媳婦身分等同小孩,就是要有耳沒嘴,我安靜的聽著二哥哥講起辭世的姨丈生病的情況,講著講著忽然哽咽,二哥哥說因為姨丈的肝癌已經轉移到腦膜,如果沒打類固醇,就誰也認不得誰了。一天,迷迷糊糊的姨丈看著之前拍的全家福,指著大姨,用日文對著二哥哥說:「這個女人我永遠都不會忘記,因為她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。」當場咱家三個女生成員眼框泛紅,鼻頭發酸,紛紛掏出手帕拭淚。

聽說大姨和姨丈感情非常好,姨丈是80歲的人,仍然不吝表現他對大姨的愛,即使已經忘記很多事,他還是記得跟他走一輩子的另一半,在即將離開大姨之前,說出了令人動容的真心話。

一個長輩曾經這樣跟我說,女人一生最大的幸福,是能夠找到一個可以好好對待自己的男人。不求他可以帶給女人多少榮華富貴,而是兩個人真心對待,彼此相愛,好好用心照顧對方和下一代,愛的結晶不只是孩子,還有對彼此的珍惜。

談過幾段無疾而終的戀愛,沒有受過太重的傷,就自以為談感情是件輕鬆而簡單的事,我真的曾經這樣以為。聽過看過很多故事之後,我改變了,我現在不敢大放厥詞的這樣批評,只能說我是幸運的,閃過可能的傷害和危險,找到一個對我很好很好的伴侶。

fanf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